留住乡愁的过芸溪

发布日期:2019-04-02 11:00:43文章来源:永利网址网站日报

江俊涛  文/图 

一个偶然的机会,来到过芸溪。过芸溪位于厦门海沧东孚镇,北起天竺山,南至马銮湾入海,溪水曾因工业生产而遭受严重污染,所幸的是,四年前当地政府大力整治,清澈的溪水回来了,优美的环境回来了,人与自然和谐相处的局面又出现了。

远远看去,蜿蜒而来的过芸溪臂弯一样把花园式的坤城汤岸温泉度假村搂入怀中。在度假村入住后,我们迫不及待地走到户外,投入大自然的怀抱。度假村对面就是“三江口温泉湿地公园”,已成为当地居民休闲的好去处。

沿着步道慢行,经过陈三五娘的汉白玉雕塑时,恍然体会到闽南版的爱情神话。雕像对面是一座保存完好的古青石桥,横在过芸溪上,一座现代的桥亭则矗立在古青石桥旁边……就这样,过去与现在,古朴与鲜活,传承与创新,完美地融合在一起。

折回向南,一条用废弃枕木铺就的铁轨与小溪并行,溪水中生长着芦苇,灰白色的芦穗在风中摇曳。白鹭在水中觅食,黄牛在岸上吃草,孩童在路边玩耍。同行的好友朝阳感慨道,这儿的环境好美!溪水好清!

是啊,溪水清,鱼儿出。

溪面上不时有水泡浮起,有浪花涌动,那是鱼儿在做深呼吸。也许是水中的鱼儿太多,捕鱼爱好者便也来了。一个中年男子和一个小伙子用网收获了不少,满满的一筐。问他们捕回去吃吗?点点头说,野生的,味道就是好。

我们凑近了看,鱼儿大都一掌来长,但也有一些不足一指,想必是误捕的吧?那些鱼儿的嘴巴一张一合,肯定是缺氧所致;身体不时抖动,莫非是因窒息而痛苦不堪?它们的眼睛死死地盯着我们,好像是在向我们求救。

我们几个都是动物保护主义者,且有着明确的素食主义的认知。我们知道这些鱼被带回去后会放在案板上惨遭开膛破肚,然后扔进锅里被油煎被水煮,最后成为美味佳肴。案板,菜刀,筷子,这些冷冰冰的工具在我们眼里跟凶器没什么两样。

与此同时,我们的脑海里也出现了另一个场景:一个人躺在手术台上,医生用手术刀划开他的肚子……恍然间,手术台变成了鱼儿身下的案板,手术刀变成了鱼儿头上的菜刀。鱼被人类吞噬,人被病魔吞噬,这是不是一种报应呢?

我们认为吃肉会诱发很多疾病,这个观点也正逐渐被越来越多的人所接受,且不说基于身体健康的考虑,单从尊重生命角度来看,也不应该去杀生。但我们无权禁止任何人吃肉,也无权干涉任何人杀害动物,甚至不能把自己的观念强加于人,我们能做的只是自己不吃肉不杀生,并且在条件具备时去放生。

于是起了怜悯之心,想把这些鱼放生,便向捕鱼者提出买下这些鱼。可捕鱼者却说,想拿就拿走吧,不用给钱。我们反倒不好意思了,无论怎样这都是别人的劳动果实,我们没理由无偿取走。怎么办呢?看着那些鱼儿尤其是不足一指长的小鱼儿正可怜巴巴地望着我们,我们心里特别难过。

思忖片刻,我趁捕鱼者不注意,飞快地抓起一条小鱼扔到溪水里。小鱼落水后犹豫了片刻,随即活蹦乱跳起来,似乎朝我点了一下头,摇头摆尾地游走了。我很开心,偷偷看了一下那两个捕鱼者,还好,他们没发现,于是又抓起一条小鱼扔进溪里。

朋友们立即明白了我的意思,赶紧过来帮忙,我们一连放生了好几条小鱼。我们一边放生一边观察捕鱼者的动向,害怕被他们发现,有一种做贼心虚的感觉。我们之所以这样做,是因为不想把放生的理念强加给捕鱼者,那样会令人讨厌,但我们又怜悯那些小鱼,于是乎,他们捕鱼,我们放生,两个完全相反的情形在过芸溪边上演。

过了好一会儿,捕鱼者结束了工作,朝我们走来,我们很有些紧张,因为小鱼差不多被我们放完了,鱼的数量明显少了很多。我们怕“事情败露”,所以紧张地看着他们。中年男子冲我们狡黠地笑了一下,忽然开口说,想放生就放生吧,反正捕鱼只是图个乐趣。

天啊,原来他们知道我们在放生!

我们不好意思了,只好说,放的……都是小的……两个捕鱼者笑了笑,拎起筐子走了。我忽然想到了那些被带走的鱼,它们正可怜巴巴地看着我们,可我们却不能救下他们,因而有点儿郁闷,甚至想追上捕鱼者,给他们灌输一番爱护动物不要杀生的道理。但我还是忍住了,因为我不能把自己的观念强加于人。

好友文求看出了我的心思,就拍拍我的肩膀说,我原来也劝过别人放生,却招来一顿谩骂,今天这两个人好多了,难道不是一种进步吗?别急,慢慢来。要知道,首先得允许别人“各美其美”,然后才有大家“美美与共”。

细细品味好友的话,我悟出一些道理来。

今天的过芸溪畔,高楼林立,车水马龙,人与自然和谐相处,不同的人群在一起和谐相处,不同的观念也在一起和谐相处。白鹭捕食,牛儿吃草,游客散步……大自然固有的法则在这里依然发挥着作用。这不挺好吗?尽管还有缺陷,但从发展的眼光看,我们应该充满信心。

不知不觉,已顺着溪岸走进居民区。

编辑:张译文